徐董事長 天賜的福 (中華民國奧會主席 徐亨爵士賢伉儷 92雙壽 油畫肖像 )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提要: 這是我臨上飛機飛往紐約的前一天,接到國際基甸會台北總會委託我畫一幅油畫--------

五星級大飯店,富都飯店董事長徐亨伉儷九十二歲雙壽的生日  油畫肖像。

           徐長老早年在香港領導英美軍官奪取在日本手上我國的戰艦,英國女王特頒爵士勳章,後又為國際奧會駐中華民國代表,他喜歡

這張輔仁大學頒授給他榮譽博士的照片,我將飛機班次的時間延後一天,兩天一夜沒休息,將這幅畫作完成。

          北一支會黃履生會長事後告訴我,富都飯店的所有工作人員,排隊來觀賞我的畫。我在美國紐約,剛從加州回來的哥倫比亞大學

徐振玉教授告訴我,她看過這幅畫,我猜想可能在加州徐董事長的希爾頓大飯店中,如果有人看到,請再告訴我,我蠻喜歡這幅畫。

 

    詳細說明  :  ( 轉載自基督教論壇報 )
   
    由於第二天,我就要飛往紐約,

   當天,我接到國際基甸會北一支會黃履昇會長的指示,台北特區七個支會決議徐長老伉儷九二雙壽生日禮物-------油畫肖像 由我來執筆。

會後,黃履昇  會長

      查媽媽  ( 查羅丙蓀女士 )

           潘衍輝  弟兄

           陳澤斌  弟兄

           陳崇部  弟兄   

           王國隆  弟兄

 

      共同圍繞著我,按著我的肩膀為我禱告,請求上帝給予我力量,發揮藝術天賦,我總覺得我好像是武俠小說中的傻小子,迷失在深谷中,遇到六大長老,將功夫都傳給我,讓我增加了一甲子的功力。

      銜著神聖使命,我和我太太瑜華坐了計程車,直奔中和的美術社,購買油畫要用的相關材料、畫布--------等等。

      家裏高大的原木畫架,是退役海軍中將楊西翰先生的夫人楊李贛鶴女士從美國進口,由朱奔野弟兄委託他哥哥的轎車運過來,真是「驚動武林,金光閃閃」!

      我馬上打電話給航空公司,將班機時間延後一天,並打電話給紐約長島老友高延澎,請他晚一天接機,因為我要為一位 「為中華民國貢獻一生的人」奉獻一天。

著徐長老最喜歡的照片-------接受輔大頒發文學博士的照片,做為素描構圖。 在這之前,我已由徐亨爵士的傳記,研究過他波瀾壯闊的一生。

      其實在我讀陸軍官校以前,我母親就拿一張新聞報導給我,敘述一位又高又帥的中華民國海軍軍官,領導英美軍官四十餘人,在夜黑風高的日子裏,將我國軍艦從日軍手中奪回的英勇事蹟,英國女王一九四一年特頒爵士勳章。我畢業時在田中下基地,看到天上閃閃的星光,地上伸手不見五指,我用走的回到大道上,在途中很自然的就想起這位抗日英雄的故事。

      而時間很快就過去了,我退伍時,打太極拳的陶師兄 (中印緬協會理事長) 臨時要我擔任司儀,這時我見到一位老紳士很活潑的進來,坐下來和我聊天,他告訴我年輕時什麼球類都很熱中。

      第二次見面,是在富都飯店,他是富都飯店的董事長,每個星期三早上七點,集合國際基甸會北一支會的會員,在貴賓室舉行早禱會,這樣默默的奉獻已經超過十年了。每星期三中午,他邀請昔日海軍同袍餐敘,也邀請廣東同鄉,在一星期中訂一天聚會,這種孟嘗君的風範只有在歷史上看到,如今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也正令人大開眼界。

      我一直認為台北是有神的愛的地方,一定有阿里巴巴四十大盜的寶藏,如今芝蔴開門了,當時不知他老人家是這號人物,因為他平日就和大家坐在一起,坐在我的對面,默默的看聖經。有一天我心血來潮,問他是不是我以前看的剪報的那位軍官男主角,他點了點頭。上帝將二次大戰的老英雄展示在我面前,由他,我深深體會到愛神的人必得神所厚愛。中華民國是這般被主所厚愛,在未來一定在國際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。

      研讀徐亨爵士的傳記三遍,我知道他一生最在意最榮耀的事,在奧運上爭取我恢復中華民國會籍與權益,所以我將奧運「五環標幟」在油畫明顯的地方顯示出來,底色以青天白日滿地紅來襯托。

      我常問基督徒受洗的感覺,砲校預官汪秋文,還有王醫官告訴我, 好像天開了,我受洗時,感覺全身都很輕鬆,我看到聖經裏耶穌受洗時,鴿子從天上飛下到耶穌的肩上,我將青天白日化為「天開了」,兩位天使開了天門,如鴿子似的飛出來,猶如老天讚美徐長老在世上彰顯主的榮耀,在槍林彈雨中,徐長老還向長官傳道。徐長老的一生,影響和照顧許多人成為基督徒,所以在畫上眾多小點點,我都化成十字架,代表天下萬民慢慢的受感召成為基督徒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畫中的地上,原野都沾滿了上帝的寶血,以及國軍弟兄們的血汗,來表達滿地紅的祖國江山血淚,以及世世代代先賢先烈,草木為之含悲,風雲因而變色的情境。

      在畫畫之前我和瑜華先將家裡打掃乾淨,並一起跪下來向上帝禱告,在靜靜的夜裡繼續揮毫。地上的紙、布、顏料一大堆圍繞,如在戰場遍地屍首中再獨力挑燈夜戰,一面思索徐長老的一生。

適時,大兒子韶翰走過來在後面驚叫,畫上的像破了一個洞!

      我把筆一丟,往後一站,成了,畫出「天開了」! 一夜辛苦沒有白費,馬上打電話給王國隆弟兄,請他可以過來看畫,於是,我在半睡半醒之間飛往紐約。

      在紐約得知,王國隆弟兄帶著黃履昇會長等五位前輩來看畫,覺得上帝真是彰顯祂的大能!並一同坐查媽媽的車子,將畫送到台北市八德路三段155巷26弄16號 「萬象裱畫工作室」  找高手謝飛裱框,謝飛連夜裱完畫框,送到富都大飯店,黃履昇會長告訴我,富都飯店上下全體同仁排隊到貴賓室看這一幅畫。

      徐長老生日那天, 國際基甸會中華民國總會八個區59支會,包含台北特區全體會員  一起在台北富都飯店二樓,為徐長老夫婦慶生,當時我人已經在紐約,黃履昇會長請我太太瑜華代替我向全體會員解說這幅畫,以聖經經文見證。馬太福音三章16 節:

     「耶穌受了洗,隨即從水裏上來,天忽然為他開了,他就看見上帝的靈,彷彿鴿子降下,落在他身上。從天上有聲音說,這是我的愛子,我所喜悅的。」

       弟兄姐妹們,一一和我的家人及畫像合照。我很高興我的兒子曾經和二次大戰的民族英雄共同相聚,這是歷史的榮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延伸閱讀  張天宇畫廊 網站  HAWK’s gallery  http://www.hawksgallery.com.tw 



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國際基甸會北一支會與徐長老伉儷 92雙壽 油畫肖像


 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Comments